您當前所在位置是: 市場營銷 > 行業信息
行業信息

現代煤化工如何突圍?

發布日期:2018-08-03     信息來源: 中國能源報     作者:     瀏覽數:3555    分享到:

       “2017年,煤炭作為原料,在煤化工中的消耗量為6729萬噸。預計‘十三五’末,通過科學控製發展規模和降低噸產品煤耗等措施,現代煤化工耗煤量或在1.3億噸左右。”在日前召開的《中國現代煤化工的煤控實施逾產業發展執行報告》(下稱《報告》)發布會上,中國煤炭加工利用協會煤化工事業部主任阮立軍作出上述預測。
       記者采訪、調研發現,業內普遍認為,對比“十三五”提出的發展目標,目前來看,現代煤化工各項目推進情況並不理想,距離目標甚遠。
       整體發展緩慢
       記者注意到,除煤製乙二醇外,現代煤化工的多個分支發展普遍偏慢,尤其是煤製氣、煤製油。
       2017年1月發布的《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下稱《規劃》)提出,“十三五”期間,煤製油、煤製天然氣生產能力達到1300 萬噸和170 億立方米左右。
       彼時,多位業內人士稱,“十三五”末煤化工投運產能加在建產能將遠超上述目標。但目前來看,《規劃》已發布1年多,煤製氣、煤製油項目建設並無太多實際進展。
       以煤製氣為例,除2017 年投產的浙能20億立方米項目外,並無新項目上馬,加上大唐克旗13.3億立方米、慶華13.75億立方米、匯能4億立方米項目,全國僅有4個項目投產,且都隻是項目一期建成。
       值得注意的是,4個已投產的項目中,除匯能的產品是液化天然氣、槽車運輸外,其他3個項目均為氣態天然氣,必須進入長輸管線運輸。煤製天然氣進入管道運輸需要扣除一定的運輸費用和營業稅、增值稅等。而在銷售價格方麵,目前管道輸送及液化製天然氣、煤製氣的銷售價格均高於當地天然氣門站價格,競爭力較弱。從目前來看,煤製天然氣產業生產成本居高不下,負盈利問題突出。
       在煤製油方麵,截至2017年,我國煤製油產能達658萬噸/年。直接液化由於技術和煤種的特殊性,目前還隻有神華鄂爾多斯的108萬噸項目,間接液化示範工程已有兗礦榆林未來能源100萬噸項目和神華寧煤400萬噸項目投產。
       但是煤製油麵臨的形勢依舊嚴峻。據了解,消費稅提高後,煤製油示範項目柴油綜合稅負36.82%,石腦油綜合稅負為58.98%,以2016年的煤價和稅收政策為例,煤製油企業每生產1噸柴油就會虧損1392元,每生產1噸石腦油就會虧損1836元。
       2017年9月,工信部表示將製定我國停止生產銷售傳統能源汽車的時間表。這意味著,一旦傳統燃油車限產限售計劃得以實施,原油市場供大於求的局麵將長期存在,煤製油企業指望油價大漲而輕鬆盈利已無可能。
       對此,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專家表示,目前現代煤化工發展距離“十三五”目標還很遠,主要是由經濟性不足造成的。現在煤製油、煤製氣項目基本是虧損的,所以這方麵項目的上馬積極性並不高。
       水資源和排放仍是約束
       環保無疑是製約現代煤化工發展的一大因素。但據記者了解,經過近幾年的不斷改進與完善,現代煤化工在環保方麵已取得長足進步。
       據阮立軍介紹,在現代煤化工產業“三廢”排放中,固體廢棄物和二氧化硫等廢氣都能得到較好處置。廢水的處理難度較大,高濃度含鹽廢水是汙染治理的難點與重點。特別是含有難降解的焦油、酚、多元酚等高濃度有機廢水,采用一般的生化工藝很難處理。高濃度含鹽廢水主要采用蒸發工藝濃縮後潔淨或采用蒸發塘自然蒸發的方法,但蒸發、結晶處理工藝投資成本高、運轉穩定性差,企業承受壓力大。而采用蒸發塘自然蒸發方式現在又無法通過環保審批。
       “現代煤化工發展麵臨的約束條件主要是資源和排放兩方麵。”一位兗礦集團原負責人告訴記者,大型煤化工項目主要是受製於水資源的約束。該負責人同時強調,目前節水技術正快速發展,未來基本能實現國家對資源的要求。
       排放方麵則主要是廢鹽的處理。記者了解到,目前廢鹽在很多地方按照危廢處理,長期來看,還需將其中的硫酸鈉和氯化鈉分離出來。“但是目前的一個明顯困難是,沒有規範統一的行業標準。”上述負責人強調。
       上述業內專家認為,當前我國的煤製化學品還存在、低端、同質化嚴重的問題,甚至出現了區域性過剩,這些都抑製了現代煤化工的發展。此外,煤化工的產業鏈也存在短板,對市場需求還需要有更理性的認識。
       未來應重質量而非規模
       在諸多因素的製約下,現代煤化工的發展方向在哪裏?

       對此,阮立軍認為,“十三五”期間煤化工升級示範項目應堅持高起點、高標準發展,列入《規劃》的項目應承擔明確的示範任務,成熟一個,建設一個,逐步提高產業水平和層次。

       這一觀點也得到了上述業內專家的認同。他表示,未來煤化工的發展應著力在碳減排和資源的有效利用上,發展路徑不應隻是規模的增長,而更應是項目質量的提升。
       “比如降低煤氣化技術成本,降低煤化工能耗,實現環保達標,以及促進產業鏈高端化等,都應是現代煤化工重點關注的問題。”該專家進一步表示。“現代煤化工產業發展要嚴格控製在有資源、有市場、有技術、有競爭力的條件下進行。”阮立軍表示,要通過示範工程建設,加快自主知識產權工藝技術和大型裝備的創新發展,大幅提升現代煤化工技術水平和大型裝備的創新發展,提高能源轉化效率,減少對生態環境的負麵影響。
       阮立軍進一步建議,應鼓勵使用高硫和劣質煤進行煤化工集中轉化利用。同時,努力推進低階煤分質分級利用的新模式,對成煤時期晚、揮發份含量高、反應活性高的低階煤,通過熱解、半焦利用、焦油加氫等技術進行分質分級利用,探索形成“油、氣、化、電”多聯產的新模式,提升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整體水平。“此外,還需加大科技投入,積極研發CCS及CCUS技術。”阮立軍補充道。



上一篇:全球煤炭消費量5年來首次反彈 下一篇:2018年6月份港口市場運行分析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