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是: 企業文化 > 文學天地
文學天地

土豆絲裏的懷念

發布日期:2018-09-20     信息來源: 銅川分公司     作者:小喬     瀏覽數:2226    分享到:

       人可以因為想念一個人而懷念一座城市,也會因為一種味道而懷念一個人。三年多了,我外出吃飯從未點過土豆絲,盡管它曾是我心頭最愛的那道菜,因為我怕吃到它時,無法控製自己眼淚,甚至每每看到它我的心都會潮濕得能擰出淚水,因為它關乎著我對逝去親人的思念。
       小時候,我不愛吃青菜,蔬菜裏隻吃土豆絲,而且最愛吃姐姐炒的土豆絲,那時父母工作忙,我每天放學回到家,總是喊餓,隻要姐姐在家就常會給我炒土豆絲吃,初冬的日子,我擠在廚房裏看著姐姐把土豆切絲浸泡,然後再準備蒜苗,辣椒等配料,那個比我大不了十歲的姐姐有條不紊地忙碌著,時不時還開心的和我聊著天,簡直像個“小媽媽”!後來我長大外出上學,工作,姐姐留在父母身邊工作,常年陪在父母身邊,周末回到家裏,我常常會吃到姐姐炒的土豆絲,那是一種家的味道,飽含滿滿的愛!出差在外時,為了排遣對家的思念,我也會點盤土豆絲,但怎麽也吃不出想要的味道,是啊!再高明的廚師也無法做出充滿親情的味道。
       雖然姐姐的身體不太好,但她總是能盡力把母親照顧的很好,記得她最後一次住院時,幾乎不怎麽能說話了,在重症監護室,護士忙不過來,醫院要求有家屬陪護,我在醫院陪她的日子,她常無助地看著我,意識清醒時就用簡單的手勢表達自己的意願,看著她痛苦的樣子,我眼淚還是忍不住砸在手背上,姐姐示意我坐到她身邊,很費勁的問:“咱媽好著嗎?”,我含淚點點頭說:“好。”她不解地看我一眼,就微閉雙眼,不再說什麽了,這是她生前說過的最完整的一句話了。
        最初痛失姐姐的那些日子我不知道該怎麽一天天度過,為了擺脫那份痛苦,我曾嚐試學過茶藝,學過插花,但終究無法抹去那份傷感,後來我就按照思念裏的味道開始一遍遍學炒土豆絲,我想通過舌尖品嚐出曾經溫暖幸福的味道,我在一次次淚眼婆娑中,回憶著姐姐帶給我的關愛。

上一篇:吃穿住行看改革開放四十年巨變 下一篇:“七夕”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