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是: 企業文化 > 文學天地
文學天地

心中那一抹淡淡的鄉愁

發布日期:2017-12-07     信息來源: 文學天地     作者:吳豔琴     瀏覽數:2257    分享到:

       時光荏苒,轉瞬即逝,驀然回首,青春不再!
       隨著歲月的流逝,皺紋已無情地爬上了眼角,額頭上也刻滿了歲月留下的滄桑。身體上的諸多不適,也在不時地提醒著自己,我已步入了上有老、下有小的、知天命的尷尬年齡。而這個份尷尬並非隻是身體上的不適,更多的是來自對父母的虧欠!
       我是一個來自農村的孩子,自從參加工作,就遠離家鄉,遠離父母,在距離老家二、三百公裏以外的城市上班。雖然路途並不遙遠,可80、90年代的交通並不發達,坐汽車,倒火車,再坐汽車,倒三輪,每每得折騰一整天才能到家。所以,每年隻有寒、暑假期間,才能和丈夫帶著孩子回家看望父母。那時候,父母還年輕,身體硬朗。每次看到我們帶著孩子,拖著大包小包,回到家裏時那種疲憊和狼狽不堪的樣子時,總會心疼地勸導我們:“孩子還小,路上難走,每年過年回來一次就行了,免得路上受罪。”父母的話,我們嘴上應允著,但實際上並沒有減少回家的熱情。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濟條件的逐步改善和交通的日益便利,我們回家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可是,不知從那一天起,我發現,盡管我們回家的次數在不斷增加,父母卻再也沒有說過讓我們以後少回家的話。如果有一段時間我們因為忙,沒有回家,他們還會主動打電話來詢問我們什麽時候能回來。更讓我驚異的是,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每次我們看望完他們要走的時候,母親都會拉著我的手問:“你們下次啥時候回來?”每每這個時候,我的眼眶都會濕潤。我突然意識到:父母老了,他們需要兒女們的陪伴!也就是從那時起,我們回家的次數更加頻繁了。
       我曾多次試圖說服他們,來城裏和我們一起生活,可他們總是以家裏沒人看門,地裏還有莊稼要管,或者是嫌我們家住5樓,沒有電梯,上下不方便等各種理由而拒絕。如今,弟弟家的兩個兒子都大了,一個上大學,一個上高中,家裏正是用錢之際。在農村,有兩個男孩的家庭,負擔是很重的,弟弟和弟媳相繼進城打工去了。年過古稀的父母,在正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卻變成了“空巢老人”。母親身體不好,體弱多病,隻能靠身體尚還硬朗的父親照顧。現在,在沒有特殊事情的每個周末,回家看望父母就成了我和丈夫的必做課題。可盡管如此,我發現母親變得更加脆弱了。每次我們要走的時候,她已經從拉著我的手,問我什麽時候回來,變成了緊緊拉住我不鬆手,一句話不說的狀態。從她期盼的眼神裏,流露出的盡是不舍!這時我的眼淚會又一次忍不住地流……
       都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待”是一種遺憾,可是我覺得,親人尚在而身不由己,不能盡孝更是一種無奈!他養我小,我陪他老。可自古忠孝難兩全!人到中年的我們,上有老,下有小,自身還有工作要做,沒有時間孝敬老人,這絕不是一種虛假的托辭,而是實實在在的存在,更是我心中一抹淡淡的、揮之不去的鄉愁!
       父愛如山,母愛如水。父母對子女的愛,永遠像潺潺的清泉,靜靜地流淌,綿延不斷。而子女對父母的愛,卻如同風吹草木,風吹一下,草木才會動一下,風不吹,草木就靜止不動。歲月苦短,時不我待!正如國學大師於丹老師所說:生命來來往往,來日並不方長!願我們多抽一點時間去陪陪年邁的父母,讓他們多一份寬慰,少一份失落;讓自己多一份安心,少一些遺憾!

上一篇:我有一個最棒的爸爸 下一篇:生活中有了葫蘆絲